2020大秀直播平台ios

   五年后,林家集镇。[]

   腊月二十这一天,小雪。

   此时正值年终岁尾之际,家家户户都期待着新年的到来,把攒了一年的力气和银钱都拿出来,准备好好置办年货,过一个肥年。所以即便是寒冷的天气,零星散落下来的雪花,也没能阻止人们采买的热情,街上人头攒动,不管大人还是小孩子,脸上都挂着喜气洋洋的笑容。

   叫卖声、欢笑声、嘈杂声不绝于耳,到处都涌动着幸福的味道,连空气似乎都散发着甜甜的气息。总之用一句话来形容,那就是年味儿十足。

   两辆华盖马车,一前一后缓缓的驶进镇子。它绕过坊市,朝着镇子东边的住宅区走去。

   坊市里的喧嚣声渐渐弱了下来,马儿扬着蹄子,慢慢地,平稳的踏在铺了一层浅雪的青石板路上,驶进了帽儿胡同。

   帽儿胡同这边住的人,都是非富即贵之人,大多数人家,都是在这儿住了好几辈的!只有少数人家,是因为种种原因发迹以后,才搬过来的。

   “吁~”车夫赵九将马车稳稳的停住,然后才道:“小姐,到了。”

   此时,另一辆马车也稳稳的停住了。

   车厢打开,跳下来一名红衣少女。

   这少女身材高挑,穿着一件红色对襟的绵霞袄子,下身穿红色裤装,脚上蹬着一双样式非常简洁大方的鹿皮靴。一头乌黑的长发被她全部用头绳扎了起来,利落的绑在脑后,马尾辫子上没戴任何装饰特别,看起来简洁极了。

   红衣少女撑开伞,然后掀起车帘,放好踏凳,把手臂递向车厢内,道:“小心。”

   艺术发带女孩纯美动人

   一只纤纤玉手,扶住了红衣少女的手臂,紧接着,一个娇俏的身影外出了马车,小心翼翼的踩着踏凳下了车。

   红衣少女立刻将油纸伞移向那名少女。

   伞少站着的人,披着纯白色的狐狸毛斗篷,里头穿着一件靛青色刻丝绣卷云纹的对襟小袄,底下穿一条黎色的束腰马面裙,裙摆上绣了几朵含苞待放的蔷薇花。少女身材高挑,体态婀娜,即便穿了很厚的斗篷,可是依旧能看到她玲珑的曲线。

   红衣少女的目光不经意扫过少女胸前发~育过!度的高~~耸,极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!

   少女转头看她,“怎么了?可是着凉了?”她的声音犹如黄莺出谷,又似山中清泉一般,甜美中带着几爽利,让人听了心生好感。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少女有着天仙一般的容颜,白如美玉的肌肤,细腻得连毛孔也看不见。眉不画而黛,唇不涂自红,双目顾盼生辉,神采非凡。

   红衣少女看呆了,她发现自从跟了小姐以后,自己的脑子像是不够用了似的,有时候盯着小姐看久了,就会发呆!好像不自觉的被小姐吸引了似的,呜~她是女人好不好!!!

   红衣少女随即摇了摇头,垂了眼睑,“奴婢会功夫,轻易不会着凉,谢谢小姐关心。”要是让主子知道自己看了不该看的,想了不该想的,不知道她会不会被发落到刑堂领罚啊!

   “小妹!”另一辆马车上,走下来一位少年。他大概十七八岁的年纪,头戴玉冠,模样出众。双眉似剑,双目似星,眼角微微上挑,似乎有道不尽的风~流。虽然他身材高大,但是却是一身的书卷气。少年身披一条镶灰色兔毛领的锦蜀披风,里头穿着一身青色交领锦绸素纹直缀,腰间扎着一条镶着椭圆形玛瑙石的腰带,上头挂着一只喜鹊登枝图案的湖绿色荷包,脚下穿的是厚底鹿皮靴。

   这样的少年,即便是站在风雪之中,周身上下也是从容自信的潇洒模样,让人看了,都要忍不住赞一声,好一个英俊的少年郎!

   跟在他身边的青衣小厮,本来也算是个容貌清秀的人,可是跟自己的主子一比,瞬间就被秒杀了。

   “二哥。”少女朝他笑了笑,露出几颗洁白的贝齿,只道:“走吧,估计爹娘都等急了。”

   少年身边的小厮连忙低下头去,不敢直视少女的玉容。不过方才小姐那一笑,简直是倾国倾城啊,自己这双狗眼,都要被闪瞎了。

   红衣少女也暗道:周家的儿女,模样确实出色,无论男女,样貌,品性都是上上之选。不过,幸好主子并非凡人,他跟小姐在一起,真真是郎才女貌,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   先前那少年郎不是别人,正是周家次子周翼兴,而他口中的小妹,除了周家唯一的女儿周小米,不作第二人想。

   五年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但也足够让一个孩子成长起来,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;而周小米呢,也从一个十岁的小女孩,长成为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。

   周家,更是今非昔比!

   这时,门房的人听到动静,连忙迎了出来,“二少爷,大小姐。”

   兄妹二人拾阶而上,比肩而行,从侧门进府。

   红衣少女轻叹,收了伞,然后紧随其后跟了上去!

   那少年身边的小厮,可不敢跟红衣少女并行,他机灵的退后两步,道:“红衣姐姐先请。”这位姐姐性子冷清,向来说一不二,只能敬着,他可不敢往前凑。

   红衣面无表情,看了一眼周翼兴的贴身小厮,率先进入府中。

   福松擦了擦头上的汗,暗想府中有传言,红衣姐姐的眼神能杀人,果真不假!

   福松叹了一口气,这才进入府中。

   远处,喧嚣依旧,林家集镇被青青的小雪装点成了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。帽儿胡同里,很快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宁静……

   周小米和周翼兴进了大门后,很快就有人迎了上来,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周安。

   如今的周安,已经二十四岁了,脸上的青涩早已退去,取而代之是的老实持重的形象。

   当初周家老宅的事情平息以后,周小米就开始重用身边的人,先后将周平、周安、周吉,周祥这四个人的卖身契还给了他们,帮他们消了奴籍,让他们恢复了自由身。本来有机会恢复姓氏的四人,却都不愿意改回原来的姓氏,他们其中有的人根本不记得自己姓什么,老家是哪里人,有的人则是有伤心的过往,觉得在周家的日子,才是他们一生中最幸福,自在的日子,所以干脆就一直姓周了。

   周平现在是豆腐铺子和熟食铺子的掌柜,周安则是成了周府的大管事,他年纪虽轻,可是跟着周家好多年,经历过不少风浪,做事也越发的沉稳了。周小米对周安是信任的,当他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,就曾不要命的想要救周小米,只不过当时情况危机,他能力有限,没救成罢了。

   不过,周小米也不是那种会放任手下人成长,偏听偏信的人,毕竟周安现在已经不是周家的奴才了,他虽然忠心耿耿,但是人是会变的,周家声势日渐兴旺,难免有人会打着他们的旗号在外头乱来!所以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这句话虽然对,但是用人之道,在于主家有明察秋毫的心,能随时发现手下人细微的变化。换句话说,就是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   “二少爷,大小姐。”周安向兄妹二人见礼,然后道:“老爷,夫人都着急坏了,正说这事儿了,让我出来迎一迎。”

   周小米向他点了点头,然后道:“你儿子还有几天满月?”

   当初周家买回来的四个男仆,恢复自由身后,都先后成了家。周平家里有两儿一女,周安家的三年前生下一个女儿,儿子落地还没到一个月。

   “二十五就满月了。”周安提起儿子,脸上有抑制不住的喜悦,古人都把男丁看得很重,不管怎么说,生儿子都是一件喜事。

   周小米点了点头,“名字可取了?”

   “冬月里生的,小名叫冬儿,大名,我想请老爷,少爷们给取一个!”周安在周家做奴才的时候,学会了不少字,还学会了算账,但是做学问,他不行,想取一个好听又有寓意的名字,就得倚仗周家了。

   这也是一种对主人的尊敬。

   另外,周安也有几分自己的小心思,现在周家有两位举人老爷,而且其中一位还是解元,如果能让解元公给自己儿子取个名字的话,那么也算是祖宗保佑了。

   没错,四年前,周翼兴才十四岁,周翼文更小,才十二岁。兄弟俩下场,参加了童生试。周翼文天资聪颖,一路高奏凯歌,县试,府试,院试这三场,场场名列第一,直接中了小三元。这一成绩,直接将林玉风十二岁中秀才的“丰功伟绩”给打压了下去。要知道林玉风虽然也是十二岁中了秀才,可是他的成绩并不算十分拔尖,除了第一场的县试夺得了案首之外,其它两场都只是进了大榜前十而已。

  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,如果没有周翼文的成绩比着,林玉风以十二岁的年纪考中了秀才一事,确实值得骄傲和宣扬!但是古人以取得******,小三元的名誉为傲,纵观全史,取得六案之首,连中六元者,也只有两人!所以林玉风和周翼文的这一场名誉之争,高低立现!

   周翼兴的成绩虽然没有周翼文那么厉害,但是他也考中了秀才,结果周家一门双秀才之事,很快就成了镇上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话题!也正是因为兄弟俩争气,以至于原本对周家的鹊起很不屑,甚至想暗中对周家做点什么,借以打击他们声势的人,都老实了下来。

   开了挂的人生到这里还没完,小哥俩中了秀才以后,便去了县里的书院读书,按照章先生的话来说,这是极为重要的一步,不能省略。结果这一读就是好几年,书院的山长,师长的才学,虽然不如章楚那般妖孽,但是也都是有大才的。小哥俩勤奋好学,很受他们的喜爱。甚至山长一度动了收周翼文为弟子的念头,可惜,周翼文拜章楚为师在先,自然不能答应。

   今年秋闱,周家小哥俩一起参加科举,结果让人大跌眼镜。周翼兴居然意外的考中了,成了举人老爷!他的性子就是个坐不住的,其实不太适合读书,加上天资不足,又一心只想着做生意,所以在科举这条路上,很难有什么大的进展。到底他读书时日尚短,落榜也是意料之内的事。可是谁能想到,周翼兴居然能考中举人呢?就连他自己也十分意外,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。

   相比之下,周翼文就有些妖孽了,直接拿了乡试第一,中了解元。而与他们同场的林玉风,也考中了,只不过成绩比周翼兴好一些,却不如周翼文,到底还是输了周家一筹。

   当年林家人算计周家的事儿,大家都心知肚明,那件事过去以后,林家和周家了就算是彻底杠上了。林家以为自己是林家集的老大,是地头蛇,认为周家不过是暴发户而已,不足为惧,所以处处想要压周家一头,而且事事与周家作对。

   可惜的是,周家不是那么好拿捏的,在高压之下,不但没被林家打垮,反而高歌猛进,把自己家的产业和生意扩大了好几倍。林家人眼红啊,他们几代人辛苦努力才换来的结果,人家周家用了几年时间就做到了,这份运气,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。

   周翼文中了解元以后,林家看周家就更不顺眼了。

   林家子嗣艰难,代代都是单传,想在矬子里头挑大个儿,都没条件。好不容易出了个林玉风,让人觉得他无论容貌,才学,都是顶好的,简直是无可挑剔,可惜又遇到了周翼文!

   既生瑜,何生亮?

   林胜把牙根咬得咯咯作响,却也毫无办法。周家人丁兴旺,儿子多不说,还个顶个儿的优秀,他看着眼红啊!

   当然,周家人并不知道林胜的想法,也懒得把精力浪费在他身上。用周小米的话说,不服就在生意场上见真章,林家走什么路子,她都接着。(未完待续。)2020大秀直播平台ios